大公網(wǎng)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(yè) > 評論 > 大公評論 > 正文

?兩岸關(guān)系/統一進(jìn)行時(shí) 大陸正逐步推進(jìn)對臺司法管轄和行政管轄\凌友詩(shī)

2024-06-27 04:02:49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  6月21日,最高人民法院、最高人民檢察院、公安部、國家安全部、司法部印發(fā)《關(guān)于依法懲治“臺獨”頑固分子分裂國家、煽動(dòng)分裂國家犯罪的意見(jiàn)》(下稱(chēng)《意見(jiàn)》)?!兑庖?jiàn)》明確指出“發(fā)起、建立‘臺獨’分裂組織,策劃、制定‘臺獨’分裂行動(dòng)綱領(lǐng)、計劃、方案,指揮‘臺獨’分裂組織成員或者其他人員實(shí)施分裂國家、破壞國家統一活動(dòng)的”等五類(lèi)行為,“依照《刑法》第一百零三條第一款的規定,以分裂國家罪定罪處罰”。這份《意見(jiàn)》的出臺可謂石破天驚。

  第一,《意見(jiàn)》體現實(shí)質(zhì)管轄。對從事“臺獨”和宣揚“臺獨”分子,過(guò)去中央多只以言辭表達反對的立場(chǎng),但從6月21日開(kāi)始,中央用法律正式禁止了。它有一個(gè)重要的法律意義?!兑庖?jiàn)》所實(shí)施的是大陸所制定的法律:《反分裂國家法》、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》和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》。這表示,在某些必要領(lǐng)域,大陸對臺灣的管轄,不必等到統一以后。從先前的取消臺海中線(xiàn)以及宣布臺灣并無(wú)所謂限制水域,到今天把《刑法》執行到臺灣去,大陸正逐步對臺灣實(shí)行司法管轄和行政管轄。這就是向國家統一推進(jìn)一大步。一般人把統一看作和平談判或武力解決的終極結果??墒?,當前這種一步一步實(shí)現司法管轄權和行政管轄權的作為,其實(shí)就是統一。筆者一直主張“統一進(jìn)行時(shí)”,而非“等待統一”,就是這個(gè)意思。

  《意見(jiàn)》的出臺對臺灣來(lái)說(shuō),不僅意味著(zhù)“世界上只有一個(gè)中國,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”,也意味著(zhù)“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”,這個(gè)唯一合法政府正在對臺灣這塊中國領(lǐng)土行使著(zhù)自己的合法權力。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有堅定的遏制“臺獨”的決心,也有堅定的促進(jìn)國家統一的決心?!兑庖?jiàn)》對臺灣人民來(lái)說(shuō),意味著(zhù)臺灣人民就是中國人民,受中國法律所約束。中央人民政府將逐步把臺灣人民納入國家的治理體系,讓臺灣人民與大陸人民一同享受作為中國人民的權利,但也要承擔相應的義務(wù)。

  阻斷“臺獨”不良發(fā)展趨勢

  第二,《意見(jiàn)》禁止了法理“臺獨”?!兑庖?jiàn)》第二條的第2款指出:“通過(guò)制定、修改、解釋、廢止臺灣地區有關(guān)規定或者‘公民投票’等方式,圖謀改變臺灣是中國一部分的法律地位的”;第二條第3款指出:“通過(guò)推動(dòng)臺灣加入僅限主權國家參加的國際組織或者對外進(jìn)行官方往來(lái)、軍事聯(lián)系等方式,圖謀在國際社會(huì )制造‘兩個(gè)中國’‘一中一臺”‘臺灣獨立’的”,都以分裂國家罪定罪處罰。這是兩條禁止法理“臺獨”的條款。

  “臺獨”有兩種形式。一種是國際上大家都認知的形式。就是變更國號、改旗易幟,爭取國際承認為一個(gè)國際法主體。另外一種形式是從“國內法”入手,透過(guò)“國內法”改變政府性質(zhì),比方李登輝1991年“修憲”,使原來(lái)由全國各省選出的“國民大會(huì )”,變成只由臺澎金馬選舉產(chǎn)生。還有一種情況是,透過(guò)政府行為或對外交往,使原來(lái)的一個(gè)地方政府或政權的行為上升為“主權行為”,比方蔡英文派蕭美琴到美國去,稱(chēng)為所謂“駐美大使”?!按笫埂边@個(gè)稱(chēng)呼是有主權意義的,只有主權國家能派駐,這也是一種法理“臺獨”行徑。這次《意見(jiàn)》把它們都列入《刑法》第一百零三條“分裂國家罪”的管轄之下。

  第三,《意見(jiàn)》打擊“去中國化”,禁止迫害愛(ài)國人士?!兑庖?jiàn)》第二條第4款指出:“利用職權在教育、文化、歷史、新聞傳媒等領(lǐng)域大肆歪曲、篡改臺灣是中國一部分的事實(shí),或者打壓支援兩岸關(guān)系和平發(fā)展和國家統一的政黨、團體、人員的”要依法受到懲處。過(guò)往“臺獨”分子甚囂塵上,并不是有能力武力“臺獨”,而是教育、文化、歷史的“去中國化”和傳媒推波助瀾。一定要對此予以迎頭打擊,才能真正阻斷“臺獨”的不良發(fā)展趨勢。

  現在島內主張兩岸和平發(fā)展和促進(jìn)國家統一的政黨、團體、人員,正處在白色恐怖之中,臺灣當局利用法律手段,特別是“中共代理人法”和“國民法官”的新安排,對他們進(jìn)行跟蹤、逮捕、審訊、罰款、監禁的迫害?!兑庖?jiàn)》對致力促進(jìn)國家統一的島內愛(ài)國人士有情有義,用法律給予有力保護,這將會(huì )大大鼓勵島內促統的愛(ài)國力量。

  第四,這份《意見(jiàn)》還有好幾個(gè)值得注意的地方。首先,“臺獨”“發(fā)起、建立‘臺獨’分裂組織”為有罪,這等于宣布以“臺獨”為黨綱的民進(jìn)黨是非法組織。其次,由于“臺獨”殘害的是民族集體利益,故罪行極其惡劣的“臺獨”分子最高可判處死刑。罪罰相應,合乎公義。第三,與外國或者境外機構、組織、個(gè)人相勾結實(shí)施分裂國家罪及煽動(dòng)分裂國家罪的從重處罰,遏制了目前臺灣與美國的勾連。未來(lái)在軍事上、政治上與美國聯(lián)合的島內軍人、政治人物和公務(wù)員,都要負上重責。第四,缺席審判是一記當頭棒喝,牢牢掌握對臺的主動(dòng)權與主導權。過(guò)去由于大陸無(wú)法在臺灣地區實(shí)行直接的司法管轄,“臺獨”分子肆無(wú)忌憚,十分囂張。有了這份《意見(jiàn)》后,大陸的主動(dòng)性就強多了,大陸可以立即對蔡英文、賴(lài)清德等進(jìn)行缺席審判。第五,沒(méi)收財產(chǎn)?,F在有的人在大陸賺錢(qián),以所賺來(lái)的錢(qián)支持島內“臺獨”分子,有的“臺獨”分子則是在大陸置產(chǎn)經(jīng)商。這些人的資產(chǎn)以后都可被沒(méi)收。第六,“臺獨”頑固分子主動(dòng)放棄“臺獨”分裂立場(chǎng),不再實(shí)施“臺獨”分裂活動(dòng),可以撤銷(xiāo)案件、不起訴或者對涉嫌數罪中的一項或多項不起訴。這以最小的代價(jià),以打擊范圍盡量縮小的方式來(lái)達成國家統一,也為愿意改過(guò)和投降的人打開(kāi)出路,有利于未來(lái)統一后的管治。

  《反分裂國家法》制定于2005年。它是在和平發(fā)展這個(gè)主題下提出的法律,劃出底線(xiàn),但主要還是為了向臺灣表示誠意,創(chuàng )造一個(gè)寬松的氛圍來(lái)促進(jìn)兩岸經(jīng)貿文化的交流合作。當時(shí)沒(méi)有對“臺獨”定出罪名和罰則。十九年過(guò)去后,臺灣島內和國內外形勢有了很大的變化,這些變化使得“臺獨”走得越來(lái)越快、越來(lái)越遠。故而十九屆六中全會(huì )以后中國共產(chǎn)黨提出“解決臺灣問(wèn)題的總體方略”,在這新的國內外形勢之下,《反分裂國家法》就顯得有點(diǎn)不足夠了。

  對從事“臺獨”和宣揚煽動(dòng)“臺獨”的政黨團體和個(gè)人不能聽(tīng)之任之,必須有罪名,也要有罰則??墒谴箨懖恍枰貏e再立法定罪名和罰則。在我們的《刑法》《刑事訴訟法》里,相關(guān)規定已經(jīng)全備。還要注意的是,這幾條法律和《反分裂國家法》一樣,都是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(huì )制定的國家基本法律。

  不能讓“臺獨”分子匿藏香港

  筆者認為,大陸對臺灣管轄權的體現,要使用高位階法律。因為臺灣問(wèn)題是中國內戰遺留下來(lái)的問(wèn)題,過(guò)去是兩個(gè)政權爭奪中國政府的合法代表性,涉及主權和中央治權之爭。過(guò)去,我們的對臺法律,是國務(wù)院部委和地方政府制定的條例,法律位階不夠高,處理的都是技術(shù)性的事務(wù),尚未能完全體現國家主權。這一次不但和《反分裂國家法》在意義上配合,也是幾部國家基本法律相互為用,充分表明了國家主權和中央政府的治權。

  香港方面,由于不實(shí)行內地的《刑法》和《刑事訴訟法》,香港無(wú)權執行這次“兩高”和中央相關(guān)部委發(fā)布的《關(guān)于依法懲治“臺獨”頑固分子分裂國家、煽動(dòng)分裂國家犯罪的意見(jiàn)》??墒侨绻诒黄鹪V、審訊和已經(jīng)判刑的“臺獨”頑固分子躲避到香港來(lái),內地要香港送回去,香港卻無(wú)法可依。因此這次《意見(jiàn)》的出臺提醒香港特區政府,應該把《逃犯條例》的修訂工作盡快提上議事日程,務(wù)必杜絕國家安全的漏洞,絕不可以讓香港成為頑固“臺獨”分子的匿藏之地。

  全國人大代表、中國和平統一促進(jìn)會(huì )常務(wù)理事

點(diǎn)擊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