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網(wǎng)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(yè) > 藝文 > 大公園 > 正文

?域外漫筆/食在蘇黎世\余乘桴

2024-06-27 04:02:58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  圖:德式牛扒套餐。\作者供圖

  提到周末探訪(fǎng)在蘇黎世工作的友人的經(jīng)歷,便不得不提此行中的餐食體驗。筆者在蘇黎世城市中漫步發(fā)現,大多數餐廳都以德國料理為主,也可以說(shuō)得上是道地的飲食了。

  因為友人日頭要返工,因此我便自己一人在蘇黎世美術(shù)館參觀(guān)后,沿著(zhù)后面上山的公路一直走,大致不超過(guò)半小時(shí),便走到了蘇黎世聯(lián)邦理工學(xué)院。第一站便在學(xué)校里吃了早午餐,坐在近兩百年歷史的古建筑風(fēng)主教學(xué)樓的一樓咖啡卡座,看著(zhù)學(xué)生和老師們人來(lái)人往,觀(guān)察著(zhù)他們說(shuō)話(huà)的體態(tài)和表情,配合手邊的咖啡和牛角包,仿佛時(shí)間就停留在了這一刻。似乎可以看到一百多年前愛(ài)因斯坦在此求學(xué)的場(chǎng)景,的確這間大學(xué)就是愛(ài)因斯坦的母校,他在這里度過(guò)了自己的本碩學(xué)涯,聽(tīng)聞因為申請該校的博士失敗,才因而去到蘇黎世大學(xué)完成博士學(xué)業(yè)。至今,學(xué)校還保留著(zhù)他上學(xué)時(shí)期的儲物柜,只不過(guò)現在變成了一個(gè)對外展示的櫥柜,里面包含愛(ài)因斯坦的個(gè)人簡(jiǎn)介以及一些錄音片段。

  說(shuō)回吃的,在下山的路上,還巧遇一輛行駛在路上的餐車(chē),非常有趣。有點(diǎn)類(lèi)似三輪車(chē),但體積上相比會(huì )大更多。剛好前面紅綠燈路口的紅燈亮起,餐車(chē)停了下來(lái),當我望向餐車(chē)并舉起手機的時(shí)候,司機也望向我微笑,餐車(chē)中一對夫婦正在愉快進(jìn)餐,偶爾還舉起酒杯飲香檳,陽(yáng)光剛好間或照下來(lái),整個(gè)氛圍感十足。綠燈起,他們也在一車(chē)歡笑聲和我下山的方向背向漸遠。

  沿著(zhù)路下山,跨過(guò)利馬特河,路過(guò)奧古斯汀巷向南行,就到了餐廳Zeughauskeller,這家餐廳坐落在蘇黎世圣彼得教堂附近,算是舊城區久負盛名的一家餐廳,也是許多排行榜上蘇黎世美食的榜首。比較有意思的一點(diǎn)是,這家餐廳的前身其實(shí)是以前瑞士的軍火庫,始建于十五世紀,直至現在餐廳內的墻壁上仍然掛著(zhù)為數不多的武器,餐廳的內部結構也保留著(zhù)過(guò)去倉庫的模樣。除了保留的傳統裝潢,也有一些現代畫(huà)或攝影作品的裝潢,還有一些滑雪運動(dòng)員的簽名頭盔等,畢竟瑞士作為滑雪勝地,自然也有不少滑雪名家或者愛(ài)好者光臨。

  餐廳提供的是傳統的德式料理,服務(wù)員也非常熱情好客。這不僅是舊城區中為數不多禮拜天也營(yíng)業(yè)的一間餐廳,提供中英文菜單,可以說(shuō)是非常體貼。畢竟,筆者已經(jīng)深刻體會(huì )到無(wú)論是禮拜天的蘇黎世還是琉森,是一個(gè)連大多數超市都閉門(mén)不開(kāi)的“?休閑”城市。所以這間餐廳算是非常勤力了。

  我點(diǎn)了一份招牌的牛扒套餐,牛肉入口軟糯,配上德味十足的醬料,可能對口味清淡的人來(lái)說(shuō)會(huì )稍微有些偏鹹,不過(guò)這也是德式料理的一大特征吧。旁邊配了紅菜頭、炒蛋和栗子,有足夠甜味,布冧的核掏空后被塞滿(mǎn)了覆盆子果醬。一個(gè)人吃飯的時(shí)候,與一對白發(fā)阿婆拼桌。她們端莊而自洽,熱情又優(yōu)雅,席間還不時(shí)與服務(wù)生打趣。我們也忍不住攀談起來(lái),很奇怪的是,語(yǔ)言不通加上自己因為手術(shù)原因導致聲音尚未恢復,而她們聽(tīng)力又不佳的情況下,竟然全程還聊得挺開(kāi)心。我想遇見(jiàn)她們,也是時(shí)間的奇緣。

  之后,友人表示難得來(lái)一趟,又極力邀請我前往一間據稱(chēng)是蘇黎世最正宗最熱門(mén)的中餐廳食飯。我們點(diǎn)了酸菜魚(yú)、魚(yú)香肉絲和一份時(shí)蔬粉絲豆腐湯。相比筆者自己之前在倫敦唐人街試過(guò)的中餐廳,的確有過(guò)之而無(wú)不及。當然,倫敦也有不少菜品出色的中餐廳,因此這里只能以筆者有限的個(gè)人經(jīng)驗而談,絕無(wú)拉高踩低之意。

  在前往瑞士前,一直感嘆倫敦在外食飯物價(jià)高昂,這次在蘇黎世待了三日后,感覺(jué)應該收回這一評價(jià)。在軍火庫餐廳的套餐含加一服務(wù)費在內,大約盛惠四十歐元出頭;而那間蘇黎世最為出名的中餐廳兩菜一湯就近九十歐元,價(jià)格就比倫敦貴大概三分之一。當然,他們提供的分量足夠,甚至說(shuō)對于大多數亞洲人來(lái)說(shuō)可能太大了。雖然餐品是過(guò)關(guān)的,卻也并不十分出色,最后還是落在了“貴價(jià)”這一點(diǎn)上,所以如果想要在蘇黎世吃好喝好,錢(qián)包一定要記得準備妥當。

點(diǎn)擊排行